康德对21世纪人类基本精神价值的启示

2019-04-01 10:58 | 作者:超超 |

人类凭借20世纪创造的巨大财富进入了21世纪。然而,在财富背后,人们对本世纪初国家的冲突,邪教的兴起,恐怖活动以及严重文化的丧失感到非常焦虑......所有这些都迫使我们认真思考如何在21世纪建立人性的基本精神价值,康德的批判哲学在此刻给了我们深刻的启示。

启示录 - 21世纪宗教无法建立人类的基本精神价值

技术理性的扩展使物质财富成为上个世纪关注的焦点。 “人死了”,“知识分子死了”被认为是对20世纪最深刻的批评。在21世纪,许多人试图通过宗教的炼狱来恢复人类的基本精神价值。他希望利用上帝的能力来实现人类的回归。在这种情况和情况下,一些邪教也渴望移动。然而,早在18世纪,启蒙大师康德就在其批判哲学中指出,宗教无能为力不能从根本上解决人类问题,因此人类的基本精神价值不能以宗教为基础。

康德对21世纪人类基本精神价值的启示

康德对21世纪人类基本精神价值的启示

康德指出,对存在真理的理解来自经验,任何没有人类主体经验的建构都是不可知的,没有。将无知或空虚解释为现实的真相,而不是无知或欺骗。在人类历史中,主体经验从未证实过上帝的存在。在公众意识中,上帝是通过没有经验的启示来证明的。这种没有经验的启示分为“宇宙论”,“本体论”和“自然主义”三类。关于“宇宙论”的启示,康德认为,在日常经验中,因果关系只能通过主观经验的建构和对思维的理解而不可避免。事实是偶然事物会产生一系列不可避免的因果链。一旦将这种日常经验规则应用于超验世界,就会出现一个不可避免的悖论。宇宙作为一个整体是无法体验的,但只能被视为人类对有限存在世界的理解的先验预设。宇宙存在的原因可以通过偶然的因果律来推断,这种因果律只能在经验世界中成立,并且上帝被确立为最终的原因。为了证明上帝存在,无异于“一个人自我说话,我从永恒来到永恒,除了我,因为我的存在意志,绝对没有别的东西。” (康德《纯粹理性批判》,伦敦,1924年,第157页)上帝思想纯洁,同时在现实中变得纯洁。这恰恰是对上帝真实存在的否定。与此同时,基督教采取“提取所有经验,并使用先天纯粹的概念来证明最高原因的存在”(同上,第376页)。

证明上帝存在的“本体论”方式同样荒谬。因为上帝的存在是审判的客人,不以审判为主角的上帝的存在是新的和规定性的,但只有主要的神性本身存在于所有客串的话语中(sein的存在就是一切),判断对象和判断结果完全一致,主客与客人之间的关系只能构成同义和重复的关系,所以上帝是否存在从根本上是未知的。莱布尼茨,斯宾诺莎和许多哲学家和艺术家认为,上帝的存在是因为自然的美丽,秩序和和谐。然而,“自然神学”的证明是“现有世界的所有经验都被视为证明基础。但是这种经验基础并不能使我们产生必须存在最高存在的信念。”同上,p。 381)所有人都希望在现实世界中为上帝的存在找到这个岸边界的基础,并认为努力实现某种疏离都是徒劳的。启示录,21世纪人类的基本精神价值应该包括美学和艺术

在他的《历史哲学》中,黑格尔描述了世界的历史精神。在古代,古代社会以美丽为特征,艺术的魅力得到了更新;在现代,它充满了矛盾,分歧和对立。美丽已经过去了,有一种情感,痛苦和自我对话的气味。在黑格尔之后的二十世纪剩下的时间里,只有奇怪,奇怪和外在的丑陋。世界充满了模特制作,广告宣传,倾销分销,以及现代媒体的浮动,不确定和转瞬即逝。精神消费。随着美学和艺术的消亡,当代人文精神已经失去了家园,成为一种流浪的寂寞。

在21世纪初,面对这样一个悲伤的场景,也许康德对美学和艺术的诠释可以给我们带来希望。康德认为,美学和艺术是人类基本精神价值的基础。通过日常生活和艺术,生活在日常生活中的人们可以随时实现人的自由,掌握人文精神。

在日常生活中,美学是一件非常普通的事情,它完全完成了人类情感过程中对象的把握。康德发现,美学并不局限于现象的有限性,它也以有限的形式产生无限的本质。当人们沉浸在美学中时,他们总是拥有并体验到充满活力的充实和灵魂的升华,这具有一定的解放性。这种解放自由不仅仅是对道德命令的顺从,而是内心的自尊,因为情感本质上是想象,理解和表达的统一。情感的对象既不是现象,也不是纯粹的身体,而是美。在美学中,人们可以“判断一个物体或图像在没有任何兴趣或乐趣的情况下出现的方式”(Kant《判断力批判》,牛津大学,1950,第50页),摆脱了人类。一般的现象学活动在抓取或拥有物体时限制物体和物体,超越物体的物理性质,直接以物体的方式显示和确认自身。与此同时,每个审美个体所获得的美学都具有阶级的普遍有效性。这种普遍的有效性“在概念方面通常是不愉快的,并且通常是令人愉快的”(同上,第60页),即实现个人幸福不再像功利现象那样有效,而是对所有人都有效。 ,反映了所有人的本质。因此,美学并不适用于任何特定的功利目的,而是固有地指向一般目的。这个总体目的不是另一个,它是一类人。由于这种取向,美学对于人类的现象生存具有一定的必然性,这不可避免地产生审美个体作为主体的乐趣。这种快乐是个体在现象世界中的自由东森娱乐平台和快乐,以及被日常生活中的物体束缚和遮蔽的人的解放和肯定。艺术创作也是现实领域内本体自由的实现,是有限的无限重要方式的建立。康德认为,基于理性的意志活动的创造应该只被称为艺术。艺术活动是一种真正的东森游戏平台非疏离活动。它的全部意义在于整个过程。这个过程通过这种现象的创造性冲动来表达主体的自由本质。艺术的审美形象只能被理解,理解和分析。正是在这种理解和理解的创造性活动中,有限的现象揭示了无限的本体论,在日常生活中实现了对自由的享受和拥有。



上一篇:数控机床几何误差及其补偿方法研究
下一篇:论文的处罚范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