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塔旧农村习俗II

2018-12-01 09:54 | 作者:超超 |

只有我祖母害怕。家庭惨死所造成的巨大创伤使人泪流满面,嘶哑的祖母变得麻木而强壮。所有死者都是她的亲属。就连我的第三祖母也是她岳母的妹夫,而她的妹妹在她母亲家。

这座花塔不是由花组成的塔,也不是像花坛那样建造的。护墙是有交叉空间或其他图案的砖墙,而花塔则是砖砌或干式建筑的高塔,只有一个字的空间。它不同于实体的高塔。花塔有三角形脊椎骨、四边形脊椎骨等。脊椎骨的每一面都是金色的,大约一英尺高的塔,大多建在老农舍的窑顶上,用来驱邪。现在它几乎灭绝了。然而,在古老的村庄里,到处都是它们。在我的窑顶上有一个四边形脊椎骨的花塔。

花塔旧农村习俗II

1945年,不幸的是,这个家庭遭到了死亡的洗劫。在农历正月的第一个月,我的第三祖母在31岁的时候就病逝了;在农历的第二个月,我的祖父在39岁的时候死于肺气肿;在农历的6月,我的母亲死于伤寒,年仅20岁。十天后,我父亲死于伤寒,将近十九岁。在一百多天的时间里,我们从我家运出了四具棺材。死者是年轻的和中年的。这在农村被视为犯罪。我的房子在村巷的中央。虽然人们生活在一起,因为不断的邪恶,充满了清洗、阴郁的精神。村里的人也很少在光天化日之下光顾这个村庄。晚上,甚至连家庭成员也关门了。伴随着一盏昏暗的豆油灯,听着老槐在风中,更令人毛骨悚然。即使一个人不敢拿着灯笼出去,也必须跟着他。在黑暗中有太多的烦恼,总是感觉背后未知的运动或摇动的影子,自己的头发都会害怕站起来。

我不知道只有我祖母害怕。家庭惨死所造成的巨大创伤使人泪流满面,嘶哑的祖母变得麻木而强壮。所有死者都是她的亲属。就连我的第三祖母也是她岳母的妹夫,而她的妹妹在她母亲家。即使他们有鬼魂,她也不会害怕他们。他甚至想象着死者的灵魂。只有她一个人敢于在夜里走路。她失去了亲人,失去了儿子和儿媳,还有刚刚过了一百天的十二岁的儿子和孙子。她不能摔倒。她过去常偷天,也怪天恨,为什么命运的冰雹落在她头上?!朦胧的普遍心理阴影迫使她的祖母屈服于封建迷信。阴阳先生在我家前后观察了这所房子,声称我的窑顶上有一个黑。唯一的解决办法是在窑顶上建一座花塔。

因此,我的家窑顶拿将竖立一座高大的花塔左右。当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我正在窑顶玩耍,出于好奇,我经常从一个字的空间向塔里窥视,什么也看不见。潜意识总是认为里面应该有什么东西。有蛇吗?因为我在舞台上见过白蛇,白夫人被压在雷锋塔下面。还看到了年画在国王李天手中的托塔,那魔幻的恶魔让我的孩子心旷神怡。在我房子旁边的另一个院子的屋顶上,还有一座三角形的花塔,据说这座塔与一连串的死人有关。嘿,在每个花塔下面?死亡的阴影笼罩在阴影中。

长大后,我逐渐认识到,花塔下的魔法,其实就是疾病。解放前的医疗条件比较落后,一般的疾病可能是致命的。我的父亲和母亲得了伤寒,现在被称为重感冒。青霉素,链霉素,注射,输液,没有死亡。但那时候叫死活的汗水,不能流汗,只能听死。当时的塔珍邪为受害者,既有坚强的勇气,也有一种心理上的安慰,也对疾病的一种无奈和祈祷。文革开始时,花塔,无论大小,都被拆除了。老乡村的风景终于消失在历史的褶皱里了。

作者简介:山西省宜城县桥上村退休教师。2010年9月6日,“散文在线网”发表散文“南方农村旧习俗之一”。



上一篇:给你们所有的朋友们
下一篇:东森游戏:我祖父和孙辈们在鼎盛时期的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