爷爷的辫子:混乱的红尘

2018-11-21 17:00 | 作者:超超 |

爷爷的后脑勺上有个辫子。我没有看到我祖父脑袋后面的辫子,但我祖父的后脑勺真的是真的吗?有个辫子。

在中国5000年的文明史上,只有清朝后脑拖着这样的东西。这就像一个贴在爷爷腰背上的标签,证明他虽然不是清朝的老少,但也是清末真正的生还者之一。

奶奶告诉我,爷爷的辫子从小就长大了,一直拖到他的脑后,一直拖到二十五、六岁。他的辫子是他身体中必不可少的一部分,比他养过的任何一只狗都更忠于他。

爷爷的辫子:混乱的红尘

我无法想象一个编辫子的祖父长什么样。电影和电视上看到了清朝老少皆宜的大师们,前脑擦亮,从剪下的耳朵向后倒发,在后脑编织成一条长长的、光滑的辫子。辫子两端混合着红布,随意挂在后面,长到大腿,一股轻松自如的力量。急急忙忙推出一款冷酷的,头上,辫子就会飞起来,一圈在脖子上的茎,然后一张嘴在编织的尖端,拳击脚,独特的阳刚之气,让人看着眼睛,有乐趣。但我的祖母和其他老一辈人告诉我,我祖父的辫子,但没有这样的魅力。它的长度是两英尺多,拇指一样薄,因为每天都与田野接触,灰尘与土壤接触,或许也沾染了草尘,而影视看到清人编织着这样的魅力。

爷爷的辫子突然消失了。他的商标,象征着清朝,被强行移除。爷爷的辫子在历史上的一个重要时刻消失了。当他的辫子被强行剪掉的时候,他被从清朝推到了民国,使他成为一个跨历史的人物。奶奶和老人们说,爷爷去了镇上的集市,回来的路刚刚设置好停了路,跑得太晚了,跑不动了。

根据爷爷的描述,是一条路挡住了路,就像拒绝一匹马一样。在打牌的人中,有拿枪的士兵和学生的士兵;拿着枪的士兵堵住了从市场回来的人,学生们对着铁制的喇叭大喊大叫。爷爷听不懂他们说的话,但他明白他不会剪掉他的辫子,所有留着长长的辫子的人都不让他们走。但是那些被拦住的人却不愿意剪掉他们的辫子,抱着他们,好像在保护他们的生命之血。制卡人看到他的嘴动不了,就动了一下手,说要割掉封建主义的尾巴。结果,男人们被一个地按住,他们的辫子在剪刀的声音中被剪掉了。当然,爷爷的辫子也被剪掉了。我耳朵里有一把剪刀和辫子。这是一种感觉到的,放大的声音,就像火车撞在耳鼓上相撞一样。有些男人被迫在我眼前割断他们的辫子,像女人不愿被强奸,男人不愿意被阉割和挣扎一样扭动。

奶奶和老人们说,爷爷回来的时候,手里拿着一条已经跟他在一起二十多年的辫子,他踩着脚哭了起来,哭得很伤心,像一个死去的父亲和母亲,完全无视一个大个子的脸。

令我困惑的是,爷爷远非清朝的躲避者。他亲自告诉我,他参加了反清的暴力活动.爷爷说,当时河南、山西的一大批青年强人加入了一个名为“天门协会”的反清组织,用刀和枪举行了武装暴动,推翻了满族统治。提前,中秋节吃月饼时,每户人家都吃了一张便条,8月15日写着杀死了大子。这张便条,这是天门将发布的统一防暴令。因此,在中秋节,许多年轻人拿着猎枪、砍刀、流苏枪、铲子、钯和棍子出现在我家门前的高耸的孤松山上。爷爷说,战斗非常激烈,除了舞动刀轮炮外,还移动了火器。在这场混战中,许多人伤亡。但是,由于暴徒是一群玩土和玩庄稼的暴徒,尽管他们和蚂蚁一样多,他们与受过良好训练的清军和骑着外国枪支的马的对手相去甚远。这场混战很快就输了,留下了一堆死伤。有鸟类和野兽的撞击。爷爷很幸运地跑回家,没有弄伤他的皮毛。

有了这样的经验,爷爷也可以说是反清一士.但是剪掉属于满族标志的辫子,不仅是被迫的,而且是伤心地哭得我真的听不懂。

有一次,我认真地问爷爷为什么要参加反清起义.爷爷的回答是:看到其他人都走了,他觉得脸上不好看,于是就走了。此外,当人们年轻和好奇时,他们想加入人群。爷爷,答案是,曾经在我脑海中的英雄形象崩溃了,回到了一个平凡的乡间老人的形象。当然,我仍然有一个令人费解的问题,必须找出,所以我问爷爷,他是否曾经哭过后,他被切断了。爷爷被一张白胡子团团围住,尴尬地笑了两次,嘿嘿干巴巴的笑了两次,默许了这件事。我问,你哭是怀念那个破败、狂风暴雨的大清王朝吗?爷爷使劲摇头。说我们一个草民,谁管别人朝代,国家,只希望有土地种,吃,冷饿,感谢上帝为祖先。爷爷显然没有想到一个人的辫子,一个王朝的成败,以及改变朝代的伟大事件。我很沮丧。爷爷到底在为剪掉他的辫子而哭什么?

爷爷对他的过去感到困惑。

我被我祖父完全搞糊涂了。



上一篇:新宝,超越时间的世界
下一篇:给你们所有的朋友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