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港

2018-09-12 09:32 | 作者:超超 |

在每个人的眼里,同一个世界可以感受到不同的风景,在每个人的心中都会有不同的感动。对我来说,虽然我没有看到大海汹涌而浩瀚,但我心中有一片海,那就是水和大地相互繁殖,互相供给生命的营养。

虽然我已经50岁了,但我从未见过大海。当东台的朋友叫我去江港看海时,他说是的。在我们到达江岗之前,我们可以看到很多风车,大约30到40米高,每个风车都有三片叶子,每片都有20米长。它就像一个巨大的螺旋桨,许多风车转动在一起,非常壮观。看到旋转的风车,我没有想到:海上的风吹过,海浪的歌声。

在印象派莫奈大师对日出的印象中,想象中的渔港应该是港口:这里充满晨雾,飘浮的浅紫色和橙色的斑点,略带玫瑰色的红色天空被五颜六色玷污,一艘渔船在惊涛骇浪中出海。妻子们挥舞着粉红色的围巾向船上的丈夫告别。

江港

或者法国文学大师雨果在“海工”中描述的圣彼得港:港口就像一只巨大的海蟹,它的钳子打开了,风一吹,海浪就涌进了狭窄的航道。港口里会有一场大骚动。

但当我们驱车到东台江港时,这一切都不复存在了。江港原本没有一个港口,只是一个广阔的海滩,没有童话般的沙滩上五彩缤纷的贝壳,没有海螺和神奇的鹅卵石,只有水平的港口树枝,遍布盐田的竹篙、碱草和海芦苇。

这是我想象中的港湾吗?江港,你也是著名的渔港吗?

也许我的朋友看到我脸上的疑惑,急忙解释说江港没有深水港,他前面的海滩,涨潮是大海,涨潮是海滩,海滩周围有一些凹槽。200多年前,江港仍然是一片广阔的海洋。后来,随着潮汐的涨落,沙泥沉积,滩涂增加,海岸线逐年向东移动,逐渐形成露出海面的沙岛。在乾隆的早期,追逐大海的渔民开始在这里停下来。为了避雨,人们用篱笆挡住上手,俗称江江,这个地方一直被称为江都子渔民。乾隆五十年,江子被渔船分叉的大港潮冲走了。随着渔业生产的发展,天然渔港江墩发展成为江港。

这片被称为“黄海之珠”的土地和香港在苏北的美誉,仍然是一个尚未被充分了解和掌握的海鲜资源的天然宝库,也是我国重要的贝类产区。每天都有大量的鱼类和虾贝类来市场,即使夏天海风的气味炎热,但也吸引了无数的游客和商人。

也许我们是偶然来的,错过了涨潮。为了不后悔这次旅行,我们决定到海滩深处去,发现自己的心被感动了东森游戏注册。

太阳的一边,脚在沙滩上,看到潮湿的沙泥,一只小螃蟹和一条小鱼可以在沙滩上跳下来,可以在水中游泳,我们脱掉鞋子和袜子,拿起裤子,试图下海滩。追逐欢笑,抓住快乐。双脚饥渴地享受着大海的露水,就像一个顽皮的孩子,尽管泥巴使它变黑了。对于一条跳跃的鱼,一只小螃蟹穿梭,我们几个人靠近,瞄准目标,跳起来,迅速抓住它,并感到胜利。也有逃脱,但没有一丝遗憾。这完全回归自然,完全忘记了世界的混乱。如果不是因为朋友的手机,他就会忘记吃饭的时间。

当我们的朋友带我们去小镇上的海鲜餐厅时,我们不想成为过路人。没有晚餐,它已经是海鲜,这使我像一只猫抓心脏和渴望做。拿着盘子,我吃得快,红竹虾,油腻的黄鱼。细腻的海螺,纯净精致的扇贝,一杯美酒,慢慢品尝,久久不散的海洋魅力。

在回去的路上,我明白了醉翁的意思不是酒,在于山与河之间的真正意义。江港,涨潮是海,落潮是海滩,沟是海滩的港口。当我来的时候,我没有看到你的涨潮和落潮,但我感觉到了大海的温暖。也许,我们应该与我们心中的美好事物保持一定的距离,透过面纱想象,压抑无法解释的心,永远不要揭开它。只有这样,我们才有勇气去了解海滩和猜测大海。

在每个人的眼里,同一个世界可以感受到不同的风景,在每个人的心中也会有不同的感动。对我来说,虽然我没有见过汹涌而浩瀚的大海,但我心中有一片海,那就是水和大地相互繁殖,互相供给生命的营养。地像海的温床,海是地的眼睛。在车里,我睡着了,睡在江岗沙滩上的盐槟榔、碱草和海芦苇上,那沙滩上跳着鱼,穿梭着螃蟹,在涨落的潮水中,异常的空虚,平静,和谐,快乐!



上一篇:爸爸,天堂里有朵朵盛开的花吗?
下一篇:东森游戏回头看看你,我的新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