抢劫

2018-11-11 10:08 | 作者:超超 |

加班时,兴化电器厂技师程亮组装的最后一台电机是深夜。从明亮的车间出来,厂里有点昏暗的路灯,程亮有些不舒服,轻轻地揉了揉眼睛。程亮的家离工厂很近,一公里外。我通常步行上下班,今天也不例外。他走到产房门口,向看门人问好,朝家的方向走去。

这是一个古老的城镇,老建筑与时代有些脱节。街上没有行人,昏暗的灯光无法穿透黑夜。它给镇子增添了一丝神秘。过去,程亮在牡丹路拐角处又走了三百米,是程亮的家。就在拐角处,抢劫,把钱和手机放下。一个低沉的声音打破了夜晚的寂静。程亮大吃一惊,只有在电视剧和电影场景中真实出现在眼前。程亮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把他的尿放在他应该呆的地方。固定的眼睛看,强盗都很专业,黑蒙面只有两只眼睛,高约1.7米,右手拿着发亮的匕首,左手拿着一个包,也不知道在哪里抢劫。匕首的手颤抖得厉害,另一边很害怕。程亮却把手放在身后,掏出一支枪。好吧,够大胆去抢劫警察,别再活下去了。强盗丢下匕首和袋子,跑了起来,喊我不要开枪。转眼间就消失了。程亮揉了揉眼睛,这是幻觉,梦,还是真的。这是现实匕首包。程亮感到有点害怕,浑身湿透了。他的妻子已经怀孕八个月了,孩子死了,没有看到她的脸,她没有地方买药。一片空白,拿起匕首,包,像烟一样跑回家。妻子回到母亲家,房间里空荡荡的,却发现手里拿着袋子和匕首。算了,我们明天再谈。

敲门声打破了光明美丽的梦,天已经在门上了,两个警察站在门口。这是一副冷冰冰的手铐。我没有违法。你干吗呢?这不是犯罪。那是什么?警察移动了小径前面的匕首和袋子。听我说我没必要谈这个。一个警察说。

老实说,为什么抢劫,我们的政策你应该知道,老兵,李主任亲自审问。八点左右,一位七十岁的老妇来报案.说他的孙子从网吧回来的后半段有点迷茫。总是自言自语:抢劫,牡丹路,不要开枪。姑姑起初并不在意,因为她认为她的孙子已经厌倦了玩游戏。他为孙子吃了一片安眠药,然后睡着了。孙子发高烧。他不停地重复一句抢劫的话。别开枪。

抢劫

你抢了一个病了还在医院里的十五岁孩子真是太可惜了。李主任说。你犯了个错误。他抢劫了我。我为什么要抢劫他?程亮感到有点委屈。证据和事实仍然是诡辩的,我们利用昨晚牡丹路的监视来逮捕你,凶器和赃物都被发现了,你还说什么。如果有视频的话就很清楚了。程亮说。李主任确实调整了监控,事故现场,就在几天前安装了监控,预计不会这么快就使用。只有监控有盲区,只有程亮一个人,另一个人不在监控区。东森娱乐平台里程在他身后闪过,然后拿起一把匕首,好像要抓起一个袋子,很快就消失了。

在医院取证的警察打电话来了,孩子醒了,什么都说了。李主任接了电话:误会啊!对不起,你现在可以走了。一早把我铐起来,说误会结束了。程亮怒吼道。你昨晚为什么不报案?看看昨晚的监控。李主任说。程亮看完录像也笑了,他不像强盗。从后面摸一把匕首,拿个袋子。你跑得够快,从第一个监视器到第二个监视器,你跑了100米,你跑了8米。7秒,比兴奋剂强森快,你有一个回合。李主任一直在警察局外取笑程亮。程亮说再见了,你也知道门口,有空在家参观.李主任说:好的,你一定要去,你有时间的时候经常来。这两个人看着对方,在晴朗的天空中灿烂地笑了笑。



上一篇:维也纳艺术灵魂(12篇欧洲注释)
下一篇:东森游戏平台:我女儿的“笼中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