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喀什地区维吾尔族妇女调查分析

2019-02-13 10:37 | 作者:超超 |

从性别、性别和身体角度研究女性问题是女权主义人类学的主题。它反对妇女的不平等地位,理论上侧重于妇女的主题。关注他们在日常生活中的社会角色和策略。 [2]女权主义?语言学通过理解人与社会之间的关系,特别是对女性和社会关系的理解,促进对思想多样性的尊重,并试图理解文化。作为文化人类学的一个分支,女权主义人类学不仅具有独特的理论,而且还具有其他学科的视角。早期的研究主要集中在育儿、生殖权利、资源控制和不平等、攻击等方面。最近的研究侧重于文化和社会经济变化对妇女的影响。

目前,越来越多的中国学者开始关注女性问题。作为女权主义人类学不可分割的一部分,维吾尔族妇女的研究领域已经从婚姻家庭、教育扩展到社会、经济体、文化。维吾尔族妇女是维吾尔族社会发展不可或缺的力量。妇女的发展不仅影响到一个家庭的发展,而且对整个维吾尔族人口的发展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新疆喀什文化研究”研究小组成员利用人类学研究方法调查喀什维吾尔族妇女,并通过调查维吾尔族妇女的日常经济生活,特别是在参与社会和经济生活的过程中。对改革开放对喀什维吾尔妇女社会的影响进行了一系列深入的描述和关注。

新疆喀什地区维吾尔族妇女调查分析

在穆斯林维吾尔族社会中,女性受传统约束最多。在传统和宗教方面,喀什的维吾尔族妇女尤其如此。在伊斯兰世界,女性是一种相对较新的现象,但她们在今天的喀什商业世界中仍有很大的份额。在喀什的每个市场,你都可以看到一个女商人或女商人与男性邻居平等地开展业务,不仅在繁华的社区,而且在街上。维吾尔族妇女的商业意识不亚于男性商人。

尽管喀什维吾尔族妇女很早就开始参加市场交易会,但她们不应该长期扮演女商人的角色。现代抵达喀什的西方游客不仅对喀什噶尔的巴沙尔有浓厚的兴趣,而且还记录了很多关于喀什女性的信息。然而,关于喀什妇女直接参与市场的线索很少。农村妇女在整个市场上更为突出。他们不经常去市场,偶尔也不会买卖某些商品。此外,Shaw还看到了叶尔羌街上长长的蝎子。这方面反映了女性甚至编织辫子参与市场的事实。1949年新疆的和平解放给维吾尔社会带来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国家在法律上保护妇女的权益,提高维吾尔族妇女的社会地位。但是,由于国家的统一监督和禁止个人参与商业活动,维吾尔妇女没有机会参加商业活动。国家改革开放政策的实施和喀什噶尔旅游业的发展为喀什市场的繁荣提供了机遇。喀什在新疆南部和整个中亚逐渐建立了商业和商业地位。特别是西部大开发的实施和加强与中亚国家的经贸关系,使喀什噶尔成为中国西部重要的窗口和贸易中心。通过家庭手工艺或其他方式间接参与市场的维吾尔妇女开始以前所未有的热情走出家园,并进入市场加入创业团队。在经济发展的冲击下,越来越多的女性开始觉醒,开始追求实现自我价值,走上了成为家庭主人的道路。

采访1:Guribanu Mu(30岁,从事珠宝、化妆品)(艾敏地下商城,2012年7月25日)我的父母来自Inwestan,一位农民。我从小就喜欢做生意。我没有在高考中上大学。另一位堂兄在乌鲁木齐从事珠宝批发业务。所以他鼓励我开一家珠宝店。两年前,他在他的帮助下开了一家珠宝店。哪些商品销售良好且哪些商品进入,表妹首先提供所有商品,以批发价销售,收入良好。我也进了化妆品公司,市场没问题。我的父母和丈夫支持我做生意。我有两个女儿,大女儿在上小学,小女儿在我父母的家里。他们为我照顾她。我没有做生意的特殊目标。我做我喜欢做的事,然后赚钱让我的女儿去上学,只要他们想去青少年。

采访2:Charles Ouanamu(44岁,女性服装)(Nova Trade City,2012年7月28日)我的父母是农民。我从初中毕业后就没有上学,然后结婚了。但我的生活并不平静。我们已经离婚几年了。这三个孩子都和我在一起。他支付了部分维修费,但他没有工作。他是个农民。因此,在父母和亲戚的帮助和支持下,我开始做生意。起初,在我的父母和亲戚的帮助下,我的生意不是很好,我总是不知所措。后来,我慢慢学会了如何做生意。围绕女人和男人的小贩也帮助我买卖。现在,我的女装店做得很好,一些来自乌鲁木齐,一些来自我自己的服装,还有一些来自喀什的裁缝。现在,我最小的女儿就在我身边。其他孩子就在我父母身边。他们去学校。我想为他们赚钱。我可以带他们的父母去朝觐。从上述案例中可以看出,喀什维吾尔族妇女前往巴扎,各种商业活动的主要目的是通过学习为子女赚钱来改善生活。虽然他们没有成为一个大商人或老板的宏伟目标,但他们对自己的孩子有一种责任感、父母和社会。目前,大学生就业市场非常紧张。他们仍然把孩子的教育放在首位,并愿意投资孩子的教育。这种精神值得赞扬,值得赞赏和赞赏。

喀什的女性种类很多,可根据教育、职业年龄为、的商业模式分为不同类型。其中,较为突出的是商业模式和商业类型,反映了喀什女性的作用。

1.人事管理类型

喀什女性的主要商业模式是个人生意。这种类型的商业女性承担整个业务并且是独立的。所涉及的领域主要是女性服装、儿童服装和化妆品以及其他女性消费品。研究小组成员在喀什的几个地方探访了27名不同年龄的妇女,其中22人是私营公司。虽然有些夫妇做生意和开店,但他们仍然是独立的和不同类型的商品。这可以降低业务风险。例如,Ru Sin Guri在喀什新星贸易城开设了一家服装店,并于2012年8月7日接受了采访。她今年43岁,小学,前家庭主妇。她照顾好自己的孩子,做饭,洗衣服,在业余时间缝制花帽,带他们到巴扎街头赚钱。她的丈夫经营一家杂货店,但赚不到多少钱。当孩子长大后,他买不起整个家庭。所以她决定出去做一些赚钱的工作。然而,由于受教育程度低和缺乏合适的工作,父母和丈夫最终支持开设服装店。一开始并不是那么顺利,然后逐渐掌握了一些商业技能,业务也越来越好。她完全独立经营自己的商店,并在乌鲁木齐的各种童装和女装中购买。

2.伙伴关系管理

这种类型经常发生在家庭、亲属之间,并保持相互的情绪。喀什女性经济模式的结构有其自身的特点。首先,合作伙伴的经济实力是不同的。女性在资本方面处于劣势,而另一方则是主要赞助商。其次,合作伙伴承担风险的程度是不同的。打开商店的女商人有更轻松的义务。伙伴给了她钱或买了她的货物。商人负责销售,利润是她的。赚取一定数额的钱后,她可以无息偿还债务。在合作购买的情况下,女商人也负责销售,利润是她,在销售后,以原价给她的合伙人将不会获得任何赔偿。这些资金用于支持可以开展业务的家庭成员或亲属,但他们的资金很少。收款人通常没有特定时间偿还债务。这种经济行为受到社会关系网络的控制。社会资本的运作和社会权力在关系网络中的流动使经济实体更加稳定,更具抵御风险。我们调查的四位女性是合伙人,其中一位是提供商品,而Guribanu则是她堂兄的帮助。两者之间的情况非常清楚。表哥写下了发给她堂兄的商品清单,并就价格给了她一些建议。 Guribanu表亲通常根据购买时间支付。她把这笔钱寄给了她堂兄的银行卡,表妹按要求将货物委托给了她。其他三个是亲属提供的无息贷款。在银行存有特定存款的亲属放弃对银行的利息并向其业务亲属提供贷款。我们问他们如何感谢他们的亲戚,他们都说他们会在假期和其他场合给他们礼物,但没有钱,因为捐钱是高利贷,这与伊斯兰教义不符。因此,感恩只能在正确的时间以其他方式表达。

新疆喀什地区维吾尔族妇女调查分析

在喀什调查中,喀什维吾尔族妇女主要从事服装产品和其他行业的服装。根据访谈数据,商品的种类和等级与其家庭背景和教育背景密切相关。教育程度较低的商业女性,如初中或初中毕业的女性,非常受欢迎。他们的客户通常是中下层居民和周边城镇和村庄的农民,价格适中。低收入家庭很容易接受。例如,Nova Trade City的Najiba Muki,42岁(2012年),我们于2012年8月11日接受了采访。她拥有初中教育和家庭背景作为商人。结婚后在家里买毛衣机然后卖给商人并不是那么有利可图。然后他在家人的帮助下开了自己的店。主要商品是童装,平均价格,主要客户是邻县的农民。她经营了20年,一直在销售儿童服装,低档,高能见度和低价格,主要来自喀什的批发商。

对喀什维吾尔族妇女的一项调查还发现,即使在本科毕业生中,也有一定比例的商业女性具有较高的教育背景。大学毕业后,28岁的Nujman Gurly开始根据自己的爱好开展业务。在采访中,她发现她的父亲是一名商人。她年轻时喜欢做生意。虽然她在学校取得了很好的成绩并上大学,但她发现就业竞争激烈。找工作不一定是件好事。最后,他选择开一家店作为他的老板。她从事女装业务。由于她的广博知识,她可以从各种渠道获取信息,主要来自广州等沿海城市。这是一个高端水平,主要客户是工人阶级。另外两名高中毕业生也从沿海城市从事化妆品和珠宝业务。虽然价格较高,但销售目标是工人阶级,收入可以。从上述案例可以看出,女性商人的受教育程度直接影响其商业类型和商品的质量和等级。教育水平越高,公司的质量和质量就越高。虽然销售额不高,但利润却相当可观。

三。摘要

古兰经说:“上帝允许你超越对方。你应该得到保护:不要生气;男人会因为他们的行为而得到奖赏,女人会因为他们的行为而得到奖赏。”愿真主赐给你他的恩典。真主知道一切。

虽然没有提及任何行为,但毫无疑问,女性的行为与男性的行为一样好。喀什维吾尔妇女打破了传统家庭观念的束缚,积极参与经济活动,创造财富,并获得家庭成员的认可、亲属、朋友甚至社会。这也是一种奖励。然而,近年来,国际伊斯兰极端主义的蔓延和渗透影响了维吾尔族的和平社会。新疆南部的一些维吾尔族男子强迫他们的女性亲属穿上阿富汗塔利班服装,戴上口罩,待在家里。在这种不良的社会氛围中,喀什甚至整个维吾尔族妇女不仅戴着面纱,还大胆地从事市场贸易活动,形成了完全相反的一群塔利班妇女。因此,从社会学和人类学的角度审视维吾尔族妇女,关注其在新疆社会发展和长期稳定中的积极作用具有重要意义。通过自身的努力和实际行为,维吾尔族妇女不仅可以树立先进文化的典范,还可以传播先进文化。因此,政策制定当局应承认他们在防止侵犯伊斯兰极端主义思想方面的特殊地位。媒体不仅要提升维吾尔族妇女的创业精神,还要提供政策支持,减轻她们的经济负担。



上一篇:论人性的最高表达与中国哲学家的伟大身份
下一篇:国际贸易中的环境问题与对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