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孤独独白

2018-10-06 02:31 | 作者:超超 |

孤独,深深的伤害。

孤独的宣言:这个世界已经停止,梦落在溪边。

我是80后的悲剧,在这个物质文明突飞猛进的时代,也充满了自怜的悲观主义。我总觉得一个人心中的痛苦是另一个人无法理解的。

都是因为,一个人,孤独如伤。

不是所有的人都能成为朋友,那么孤独。坐在我旁边的是一个五十岁的男人,相反的两个是90后男孩。时代与时代之间有一个鸿沟,不同时代的人没有共同语言。

家人和老朋友都很远,我的谈话对象是他。我让他听我的沮丧,我给他看了我最喜欢的文章。他说我太伤心了,谁和我不会幸福在一起。他说,我的写作如果被称为文章,就会玷污文章这个词。从那以后,我变得更伤心,更自卑。更自卑。

上班的时候,我用耳塞听情歌。听郑元的“好聚好三”,彭家辉的“相见晚”,赵业熙的“不能醒”。倾听美丽和悲伤;听到爱和离开;倾听两个人的忧虑,倾听一个人的孤独。听歌的目的是消除孤独,但孤独却深入骨髓。

网络孤独独白

看着装配线的转动,用皮带驱动,把刷子拿在胶杯里,啊,时间就这样了,在我的眼睛和手上悄然走过。每天重复同样的想法和动作,厌倦它们,或无助。

我把鞋底刷在缝隙里,会不知不觉地看着时间。一分钟两分钟,一小时两小时,然后下班。一班两班,一天两天,一周两周,一个月两个月,四分之一两个季度。最后一年结束了。当我解决了我的工资,我回去看望我的父母,并与我的兄弟姐妹团聚。今年尤其想家,只要一个人,思念就会泛滥。我对父母的担忧随着他们脸上的皱纹加深了。原来思念也偷偷地哭了,每一滴眼泪,都感动了寂寞的弦。

一方面,我希望时间会越过越快,另一方面,我害怕转瞬即逝,害怕面对与青春越来越远的距离。24岁了,不再交十八岁的朋友,不再带着孩子,再也不能做一个年轻女孩的梦,不能写一篇东森游戏平台淡淡的诗文。这实在是一个矛盾。无论是向左还是向右,伴随着这种矛盾的感觉,不禁走在这个世界上。

我不喜欢和虚伪的成年人在一起,但我的年龄不允许我幼稚。踏在世俗的脚印上,或一步地穿过红尘。他们说我岳母对我很好,他们说我很高兴,我说我会知道我的感谢。我岳母真的知道如何做一个男人,我由衷地钦佩它。她可以对那些伤害她的人微笑,说,坐下来喝点茶吧。可是,我不会呀就像林黛玉一样,我是如此的愤世嫉俗,以至于我无法控制住我眼中的沙子或虚假的感情。

我岳母告诉我怎么做到这一点。我不作评论,我害怕邪恶从我嘴里冒出来,挑起麻烦。有时情不自禁地回音。但是谁知道,背着我的婆婆,会告诉ABCD我喜欢这个,那个?我的一生,不想加入流言蜚语的行列,宁愿孤独,独自走。

一个人的孤独,是你把他当作朋友,他鄙视你倾吐渴望的表情;一个人的孤独,是一首悲伤的情歌,听,人进入了戏剧,自己成了歌曲中的英雄;一个人的孤独,你因为种种原因想回家。一个人的孤独是你有两个愿望,这两个愿望是矛盾的。一个人的孤独是你在这个世界上所看到的。但你还是要努力寻找;一个人的孤独,是你明明想成为薛宝斋式的人,却无意中使林黛玉。

孤独是我永远无法跨越的鸿沟。

(附言:写于2010年6月25日,这篇文章是孤独的姐妹章节,深如受伤。纪念一段时期的心情。青春是那么苍白,心情是那么凄凉,是社会环境造成的,还是个人原因造成的?我开始反思



上一篇:曲忠深
下一篇:宁愿独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