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在记忆中行走的人的鱼

2018-09-30 11:45 | 作者:超超 |

中年的人,突然间对那些在岁月里迷失的鱼儿有着强烈的怀旧感。那种莫名其妙的情感就像无尽的潮水滚滚而入,让人坐立不安,睡不着吃。

在大学里,欣赏德国画家英格的名画“思想之鱼”,总是被认为太枯燥、太死板。在那张空白的白纸上,只有一条鱼不知从哪里游来游去。当时孩子气的想法,也许,英画白费,这走在尺鱼之间,哪里会有什么想法?

十几岁的时候,在一场倾盆大雨之后,他独自扛着一大篮子草,在田野里割草。雨后的庄稼在宁静的下午,清香,那些自由的鱼在玉米地的水面上。诱惑和狂喜使我忘记了我的割草,赤脚扔下篮子,开始与天地间的鱼玩耍。无边无际的天地,只有我,阳光和游鱼,自由和美丽占据了整个心。面对宁静的田野,我的心变得平静和平静。

常想以后,一步步地走过岁月,走过沧桑,走过泪水和坎坷,走过艰难困苦,走到毫无疑问还是明白了那些灵巧的鱼的命运,还会在我的生命和灵魂中行走吗?答案是令人沮丧和不安的,突然间,我觉得这也许是生命的最高境界,没有思考和思考,只是在追逐生活的阳光和梦想。

在泥泞的运河里钓鱼,和一般大小的玩伴在一起,每个人都充满了惊讶和恐惧,没有人知道红鲤鱼将要被抓到谁的房子。雨后,阳光在空气中飘过新鲜的泥土,轻轻地抚摸着我颤抖的心。运河里有沉默,过去有沉默,空气中有紧张和不安。十多分钟后,死去的红鲤鱼钻进我的网口袋,被轻轻地拖进沟里。

同伴们欢呼雀跃,跳出水面,朝我的方向跑去。这时,我做出了惊人的举动,把我自己的红鲤鱼交给了我最年长的玩伴。有那么一会儿,每个人都散开了。我独自站在阳光下,凝视着远方。远处的庄稼开始模糊,我的鸟儿在树林里跳舞?我的村庄里有烟吗?我的奇幻之山在哪里?

它感动了我,它浸透了我的灵魂深处。午夜时分,我反复梳理了这种做法背后的动机和目的。如果我把这个隐藏的东西带到太阳下,暴露出来,过滤它,那会是什么样子呢?接受还是放弃?它是自己的还是丢失的?是得失吗?得失之间,寸心怎么知道?世界上,群众中,谁不生活在这种烦恼和愤怒之中呢?这是我们生活的泥潭,没有人能摆脱它,即使你努力工作。那摇曳的红鲤鱼是我们心中的一个结,永远不能解开。

那些在记忆中行走的人的鱼

春节快到了,村里的池塘,无论大小,总要清洗水车,那些曾经风雨交加的鱼,完全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人们争先恐后地跳进池塘,把那些屈辱和折磨的鱼带到岸上,带他们回家,把他们带到餐桌上,吃掉他们,度过一个快乐、和平、美丽的中国年。经验多了,心也麻木起来了。不再思考,不再问,不再专注于活着的生活。

然而,心似乎不愿意。在生活中,每当我们被一条巨大的悬链所窒息时,我们总是想起在茫茫江海中游动的鱼。事实上,真正的鱼,却面临着生存的巨大挑战。他们生活在天地的恐惧中,害怕湖泊和海洋的干涸,害怕渔夫们遭受洪水,害怕四面八方的灾难,他们和我们不断成长的人类有什么区别?

思考的鱼是怎么想的?这让我想起了德国画家恩格尔的画东森平台注册,鱼在统治者之间游动会不会寂寞?她在想自己的来世和今生吗?她对这个世界的深沉的眼睛里有什么恐惧和不满吗?她会希望她的种族永远存在吗?快乐而自由地生活?

你越到中年,你就越怀念在你记忆中徘徊的鱼。随着岁月的流逝,他们不断地幻想成为理想和现实的形象,逐渐移动。他们穿越时空,逐渐成为庄子笔下的精灵,在湖海中翩翩起舞,在自由的宇宙中畅游。



上一篇:生活谈话
下一篇:连音